性在有心人-殘疾人士的情慾世界(二)

上篇我曾說,如單身的殘疾朋友,如有性需要,應該怎麼辦?? 在討論這個題目前,先分享一件真人真事,A,是一位殘疾人士,自小便有缺憾,現有一份穏定的工作,基於他為人害羞,生活圈子小,所以遇上心儀的女孩子,也沒有勇氣展開追求,原因他害怕別人會嫌棄他,這樣他連謹有的尊嚴也失去,隨著年紀漸長,他對愛情的渴望也越來越強烈,也開始希望嘗試真正的性愛是怎樣的,於是,他決定了做一件事,就是去光顧性場所,他選了一位身材樣貌相當出眾的女孩子,一夕歡愉過後,他很高興,因他享受了被愛的感覺,即使他明白這次是一種交易,但他也挽回了自身的尊嚴,對他來說,這是很好的性經驗

其實,殘疾人士和健全人士一樣,都希望得到愛,得到別人的關心和愛護,當然,他們也有性需要,常言道,食色性也,這是人類最原始的渴望,香港環境像很開放,其實是很保守,所以很少推廣關於殘疾人士的性教育,也沒有教育宿舍員工,當殘疾人士有性需要,應該怎樣做?? 但我也曾聽聞過一間智障人士宿舍,因男宿生年紀漸長,開始對性好奇,也會做一些令人尷尬的行為,例如自瀆,於是職員開會商討,不如留一間房間給男宿生,如有需要,就給他進入指定房間,讓他可以完事,我很高興聽見這些德政,畢竟出於生理上的需要,職員們如加以阻止,就是奪去他們的基本人權,這是很不人道的事

我很佩服台灣,日本和其他國家的開明,因這些國家有性義工,什麼是性義工??即是不會有真正性行為,而用雙手去協助全癱人士解決性需要,而這些義工當中,有單身人士,也有家庭主婦,我曾看過一些關於專門服務男性的日本性義工片段,她們的裝扮很整潔,也不是穿著性感的衣服,她們會先和病者談天,再繼而消毒雙手,才開始性服務,完事後也會和病者談天,,整個過程一點也不色情,給我的感覺就是愛和尊重,病者從而可解決性需要之如,也能認識多一位關心他的朋友,最重要,他們可以重新擁有人類最基本的尊嚴和權利,因為很多全癱人士,日常生活都是依靠別人照顧,所以,在他們心目中,很多事情都只是一種奢侈,包括性,現在有性義工願意滿足他們的性需要,我也替他們高興,畢竟在保守的香港社會,要求政府關注殘疾人士的性權利,提倡性義工替殘疾人士服務,推廣殘疾人士的性教育,從而解決殘疾人士的性疑問,什至教授他們的性技巧,我相信比登月更困難,因為當這些議題出現,就會換來部份保守派人士的反對,政府也不會討論這些議題,這是一件十分可惜的事

最後,期望將來社會風氣變得更開明,不要只關心殘疾人士的生活起居,更關注他們的身心靈需要,這樣,他們才能在一個有人權和開明的社會環境下,努力地生活呢!!!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